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反腐风云 111章-村会计被捕前因后果

发布时间:2019-12-04 14:06:10

反腐风云 111章:村会计被捕前因后果

1996年初,两名党员带领十几个村民找大鹏,要控告三龙华阔廷,提议是村主任的经济问题,重diǎn问题是东胶毛渣厂及村务财务管理。

不仅在东胶厂电脑之中查出证据,而且去东城县司法局查到1919号毛渣承包合同。检举控告凭什么,打官司就是打证据。

近年来毛渣做饲料对禽类有营养,价格正稳步的逐年提高,有村民提出每年上交二十万元,村主任三龙是坚决不卖给本村人,怎么办?那只有上告解决问题。写好的材料直接送到聊城市,检察院勒令由东城县检察院处理。

虽然诉状告的是村主任,而于1996年3月22日二龙华大群被捕,这也是先抓捕村会计从账面上打开缺口的结果。村民们虽然高兴万分,但检察院暗中调查取证出了问题,没有一个敢正面做口供不知为什么?当初写状子时的积极性为什么都没有了?大鹏因没落户口而不能签名,只能起到个代笔的作用,那其他人是怎么回事?

原来兴起告状的幕后人是四龙华大岭,他告状的目的是为了要当村支书,而动员华大国明着告,一旦成功就担任村主任。哪成想检察院没有逮捕三龙华阔廷,却把四龙的哥哥二龙依法逮捕怎么办?幕后的四龙与华大国均不出面,其余的人没有当官的野心就往后撤。

华庄五龙中把村会计二龙逮捕,他们生怕招供都会引火烧身。开始半个月都闭门不出恐惧万分,后期一看没有动静晚上集聚一起研究,就是花再多的钱也要救出二龙华大群。而办案人员更慎重,把二龙华大群关押在外县谁也别想见。

一个多月过去了,二龙的消息没动静,急坏了四龙怎么办?他与大龙找大鹏,试图在困境中求得援助,为什么?其实四龙的暗箱运作很明显。他也知道大鹏的笔墨起到作用,解铃还须系铃人,有病乱投医求助大鹏给帮助。

不管大龙和四龙怎么让去饭店大鹏就是不答应,当时也是在北乡砖厂维护机械,説是上百人在工作脱不开身。经过其他四龙共同研究只有花钱买,首先每部9000余元的高档买三部,再送上七万元把二龙还真放了,什么原因?关键是没人追案子。

二龙在看守所被关押两个月零两天,出来后就找大鹏诉苦求帮助。

华大群(大霸)説:“我被抓到县招待所,四十八xiǎo时不让睡觉,一拨拨的人轮流提审。他们让我下跪,对我动刑,你不相信看看我头上的大包,直到现在还这么大呢,他们这是*供信,我求你帮我写封状子。”

大鹏説:“你让我替你写状子办不到,我没有权利控告县检察院。”

二龙问:“为什么?”

大鹏説:“没给我落户口,名不正则言不顺,我怎么能告检察院?”

二龙説:“你在部队敢告那么大官,大叔你帮帮我吧。”

大鹏説:“在部队我当官,有职有权我又是当事人,与这不一样。”

二龙説:“怎么不一样,也不写你的名字,写好后我签字还不行吗?”

大鹏説:“你是当事人,自己担任会计怎么还写不了状子?”

不管怎么説大鹏就是不给写,二龙与大鹏本是同辈人。他却把大鹏叫大叔,有可能是急于求成的原故吧。

大鹏不给二龙写状子,不单纯是因为原告材料是他写的。自大鹏一家来到华庄二龙没少刁难,首先是1989年要落全家户口,也知道五龙决议不能给落,怎么办?这天,大鹏把全家的户籍每个人的关系写好揣在怀里,首先前往大龙家,刚一提落户口,大龙左一个不好办、右一个不好办,大鹏説:“好办!你在我的户籍证明上或写三字:不同意,或写两字:同意,那就行。”説完把写好的请求放桌子上走了。

哪成想第二天三龙来找大鹏,同意他去办户口了。大鹏也历经艰难把全家户口迁来了,因为大女儿宏立要未婚证明,那也得找二龙盖章,结果二龙却把她的户口给注销了。为此大鹏找二龙理论,大同是不能给落户口,为什么不起户口就给注销?二龙只是推托,多年也解决不了宏立的户口。

全家的户口都落了,唯独不给大鹏落户口,其实这也是看了中央转来的那七封信,在五龙的眼里那是告御状,一是五龙心里有鬼,二是太岁星的传音已经交代,所以坚决不给大鹏落户口。什么借口?你是城市户口村里没权给落。

大鹏逐个找五龙一遍都是一个口径“没权!”,那就找派出所。这天大鹏来到派出所,一个女户籍员説:“你这是城市户口,为什么要落到农村呢?”大鹏説:“赡养老人是每个公民的义务,老人只有这一个女儿怎么办?我就是北京户口,愿意落在农村有什么奇怪?”户籍员説:“不是我们不给落,关键是必须有村委开证明,否则是不能落的。”

看来五龙已经与派出所预谋好了,不管你怎么努力也办不到。其实早在盖房子的时候就有矛盾,各家的宅基地都是十七米见方,而后邻居把门爪盖到十八米上,又不能和邻居交涉,大鹏让岳父去找村干部。二龙华大群答应马上过来,等了两个xiǎo时也不来,气得大鹏让施工

,就靠着邻居门台往前干。

次日二龙和五龙来量地,让把地基往后坐一米,大鹏与其吵起来。五龙説:“农村盖房子前得先让村干部量地基。”

大鹏説:“昨天我爸去找了二龙,可怎么等他也不来。”

二龙喊:“谁他妈説的,这事还赖上我了?”

大鹏问:“骂人没用,我问你,昨天我爸找你没?你是怎么答应的?”

二龙説:“找了,我正在犁地,答应他我马上去。”

大鹏问:“既然你答应了,为什么一天也没来?”

二龙説:“我卸了牛回家吃饭,公社让我去开会,一直到下午才回来。”

大鹏説:“你再喊也没用,要是你爹盖房子,你也不告诉一声?五龙我也跟你説,你家没有杀人刀,想当初是谁让我写状子?”

二龙説:“你再喊也没用,我们五龙是太岁星授命懿旨,所以不给你落户口、所以我不来量地基也是有原因的,就是今天给了宅基地,你也没看这是华庄凶煞之地,你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好大的胆子?”

大鹏説:“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听不明白。”

五龙一听赶紧拉着二龙走,对于以后怎么盖院墙的米数再研究,最后还是给了十七米,这就是不拿村民盖房子的事关心的结果,从此存有相互间的历史隔阂。而今二龙为被捕的事有求大鹏,能给他写吗?

二龙与其大儿媳的关系暧昧,几乎是公开的无人不知,检察院在查到存款四万五千元存款时,曾问过:“这存折上怎么写着你们的名字?”二龙的大儿子和媳妇都説不知道,可见那钱的问题,检察院就把那四万五千元做为赃款处理。

二龙曾不下二十余次找大鹏,坚决要与检察院打官司,也提出理由,借此机会何不问明什么太岁星?还有懿旨使命?这牵连着户口为什么不给落?又是什么太岁头上动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鹏问:“那次你説太岁星懿旨,还有什么太岁头上动土怎么回事?”

二龙説:“我们五龙是太岁星…不能説。”

大鹏説:“如果你不説,那还找我有什么用?”

二龙説:“你们初来时邮来七封中央文件,一股蒸气惊动了天庭,尤其你们住谁的房子?在你们来前是新盖的,一年之内爷俩全死了,那里是没人敢住,也是因触动太岁星。在华庄我们五苍龙接到懿旨,定然不让你一家安生。”

大鹏问:“这就不给我落户口?”

二龙説:“1992年你又动土盖房子,为什么你岳母突然去世?再我就不能説了。不过我现在也有难,求你帮助也在情理之中。”

大鹏説:“我不信你这套骇然迷信的故事,这与你的案子也没关系。”

二龙説:“检察院在讯问口供时,不仅打骂动手,还收去我的抽屉钥匙,没经过我的同意,到我家把桌子抽屉打开,并把村账和单据全部拿到检察院,那可是十年的村账啊!”

大鹏説:“如果检察院没有发现问题,给他们天大胆子也不会那么做。”

二龙説:“1992年村干部在沈家饭店五次没报账,沈家来要钱,我把五个欠条打了一个总欠条,是168元,让他拿发票来报销。在他没来前我在账上做了账,以为他会来的,结果一直到1995年他才拿来发票,这不检察院就抓住拿95年假发票报销92年的账吗。”

大鹏説:“所以我更不能给你写材料,一:村干部为什么不能为你作证?他们可都是当事人,能花十万元把你买出来,却不能给你证明?第二:你儿子阔鑫敢用刀子杀你们老两口,我可不敢惹,他多少次到我家夜里闹事你不是不知道,所以我不能给你写。”

从此,二龙不来找大鹏,而三龙已经让他的亲家叔华大喜担任村会计,就等于二龙没有了任何职务,为此他要继续告。这天,法院把二龙拉走,华大喜也骑着车子在车后面撵。可回来向外面宣扬:“二龙的十年村账已经被检察院扣押,我要重新立账。法院也説二龙,如果再闹立即逮捕,现在他老实了吧?”

由此一来五龙中二龙和四龙都没了职务,他们能甘心吗?那是不可能的。这哥俩可不是好惹的,他们知道五龙财务的严重性,立志要倒反五龙争天下,要不是那太岁星的从中调解,那些阴险毒辣的阴谋教唆,导致后期的大造反,夺取了财政大权,给村民造成近亿资金的流失,罪恶的步入了犯罪的道路,有待后文分解在做交代。

话説大鹏来华庄多年不给落户口,土地没有、一切待遇全没有怎么办?为此,不仅吵闹多次也无济于事,曾经与镇政府报案也无人管,不交公粮*迫镇长等六个干部前来,还是以推托处理,气得华英与大龙动刀子玩命,也是解决不了,怎么回事?原来是太岁星从中作梗。这才引出大鹏闹天庭大战太岁星。

先请看63章:大鹏闹天宫控告太岁星。

五莲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四川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佛山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南阳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