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绝世剑魔 第二百六十三章 太天真了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3:40

绝世剑魔 第二百六十三章 太天真了

锋炼大会的比试,第一天一共比了八场,算上风陵君,一共死了四个人,达到了半数,已经算是打的异常激烈了。但不管是哪方死了人,出于门派的名誉考虑,这些人都保持着克制,但也都抱着等盛会结束,就好好算账的心态。第二天一共要比试六场,包含八进四的四场,和四进二的两场,而最后的决战,则放在明天。

江余到的还算早,离正式比试,还有一段时间。他坐在第一层的看台上。而苏羽儿则坐在她的长老位置上,魅儿则就坐在她身边的空位上。她虽不是长老,可天极剑宗的人也没人来管她,她和苏羽儿之间,说说笑笑,倒是吸引了许多人的注视。

“我听闻别人说,天极剑宗有一对儿双姝姐妹,堪称绝色,应该就是这两个人了吧?”

“应该是吧,这一趟真没白来。早知道我就加入天极剑宗了!”09

“他妈的,两个女人都是沧海境的强手,又长成这样,真是要人老命了!”

“是时候想个灭了天极剑宗的理由了!”

……

不仅仅是其他门派的人,都向这边投来目光,就是天极剑宗本门的人,也时不时的有人过来搭讪。而这些天极剑宗弟子,最诧异的不是魅儿会来,而是苏羽儿今天的装束,实在出乎他们的所料。这许多年来,苏羽儿一直穿的很朴素,可谓不沾一丝胭脂,而今天却和往常不同,也打扮了起来。而他们之前一直觉得苏魅儿比苏羽儿要漂亮的多,但如今看过去,却道两个人似有些不分伯仲了。

江余听着两个人聊天,自己则眯着眼小憩,忽然他感觉到一股杀意袭来,立时就清醒了。转目看过去,就见自己身边不远,坐下了一个人,那人正在上下打量自己。

腾风门宗主!

江余一下就认了出来,因为那人的衣着,和昨夜他在桃花林之中干掉的那些人,有几分相似。眼见江余回望,那人便将头转到一边去了。

江余看着他,心说如果只是普通比试,我当然会手下留情,点到为止。可昨天你想玩阴的,那就怪不得我了,以恶制恶,十倍相还,一向可是我最擅长的。

渐渐的,人越来越多。巫炼和zǐ桓真人,也都到了。而江余也发现了,zǐ桓真人时不时的就会向自己这边看过来。江余清楚,自己已经引起zǐ桓真人的注意了。

很快,场内就响起了云清的声音,今天第一组的比试,已经开始了,下场的人是两个江余太不熟的人,而他们很快就分出了胜负。败者没丢掉性命,但是一条胳膊没了。而后面又是连续两场,不出预料的,杨慎是碾压胜利,而另外一场,则打的江余想睡觉,无滋无味,拖沓冗长。

“第四场,明玉坛宗主云歧、腾风门宗主何道元,请入场!”云清声音,传遍全场。让差点睡着的全场观众尽皆哗然!只因三个字!

明玉坛!

“明玉坛不是百年前就灭了么,怎么又冒出来了个明玉坛的宗主。”

“那个戴面具的,竟然是明玉坛的人,他在想什么?”

“真是奇了,且看看再说!”

……

人们惊讶,明玉坛怎么会死而复生。而江余听到云清的话后,哈哈一笑,心说师姐你还真是怕我下不了决心啊。你这样喊了,全场的人都听到了,我就想不承认都不行了。江余不是拖泥带水之人,心说这样也好,一路向前走,不管后果如何,走就是了!

江余身形一闪,闪进场地中心,而那腾风门的宗主何道元,也飞身进了场地中心。

“开始!”云清的声音刚落,就见何道元向后一纵,数十丈。而见他如此,江余清楚,这家伙多半是个会仙法的,想拉开距离,先用仙法取得优势。江余虽能化解仙法,但也不想被动,他直接拔剑在手,形销尽开,直扑何道元。

“金风无常,万物肃杀!”一声咒诀,就见何道元忽然消失不见了。而场中却刮起了劲风,风卷之处,依稀可见何道元的身影。似无处不在一般。

“隐遁的仙法,可惜你碰到了我!”江余心中这般想着,用自己的眼睛四处扫视,却惊讶的发觉,四周的灵气波动,竟有十多个和何道元差不多的,也就是说,何道元的真身,可能藏匿在这十多个地方之中。

“还挺高明的!”江余明白,但凡沧海境以上的人,差不多都可以感觉的到灵气的波动,但他们感觉灵气波动的能力,还比不上自己的这双眼睛。没办法搜索那么远的距离,何道元的这一手的仙法,足可以让很多沧海境的高手不知所措。

以江余的能力,一口气将十多个位置都搜一遍,不是不可能,但江余并不想这么做,因为对手毕竟是个沧海境的人,即便搜到了,也未必能重创。

“我且装装样子,骗骗你好了!”江余当下,手中提剑,四处张望,眼中似乎带着几分的迷惘,让人看了,便觉得这人心神已经乱了。

江余虽然如此,但何道元并没有立即发动致命的攻击,只是时不时的出现,使用一个仙法砸过来,而江余则每次都刚刚好躲开他的仙法,如此这般,两个人在场中,就这样打了起来。

而看到江余在场中陷入劣势,魅儿也不说话了,她握着苏羽儿的手,紧张的不得了。眼见她如此,苏羽儿笑了笑,在她耳边低声道:“江郎是在骗人呢。”苏羽儿可是十分了解江余的个性,以及江余的手段的。她清楚,即便真的陷入劣势,江余也绝对不会出现迷惘恐惧这种表情,如果真的出现了,那么反而说明,他是在骗人,而他的对手,就要倒霉了。

耐力的比拼,没多久,何道元终于忍不住了。他躲在暗处,催动咒诀:“万剑如云,八荒归一!”

霎时之间,就见场中狂风皱起,风所过处,皆出现何道元的身影,没用多久,就见全场皆是何道元,这正是腾风门中绝技,风身化影,一种以仙法将自己分为百份千份的绝技。而江余此时也明白了,这千百个何道元,都是真的,也都是假的。

狂风未息,就见千百个何道元,一同催动仙法,剑气,四面八方齐动,直攻江余。而就在他出手的瞬间,却忽然发觉,原本面上带着迷惘的江余,忽然一笑。而就见江余竟是拔地而起,直向天穹。身上护体罡气骤升,如同烈焰一般,这一手赤焰霞衣。用的恰当无比。四面八方的攻击打在他身上,几乎是毫无效果。

而在江余飞到半空中之后,忽然向下,就见江余手中剑一横,剑气如飙风,无数的剑气,在结界之中纵横飞驰,席卷一切的存在,何道元的分身,几乎碰到江余的剑气,就都被打的化为烟尘了。

“凌霄剑破!”zǐ桓真人一下就站了起来。方才江余用的赤焰霞衣,他和在场的许多人一样,都不以为奇。因为玉冰尘当年的徒弟里,也有不少人是会这一招的。所以不足为奇。但当江余用出凌霄剑破的时候,在场认得这套剑技的人,眼睛都瞪圆了。很明显,他们被吓到了!而他们也终于明白,所谓明玉坛宗主,可能并不是一个恶意的玩笑。

“这个家伙到底是谁?难道他是江余?可是江余不是已经死了么?而且如果他真的活着,修为应该比现在还要高的多的多才对啊!”许多当年的亲历者,此时心中都是如此的想。

“难道江余还有传人?”zǐ桓真人捻着胡须想着。

看得懂的人,都吓得够呛,而看不懂的人,则都面面相觑,惊叹这是何种剑技,竟是如此之强。在这剑技的前面,他们的剑技,完全是废招一般。

坐在最下面看台的阿蒙,还有他的师兄,以及高北王周齐,都看的傻了,他们的境界,自然是没见过这样强大无匹的剑技。

“师兄,你看到了么,我大哥的剑技是何等的凶残!”阿蒙高兴的站起来对着身边的师兄骏生说道。而骏生看到江余的手段,也是心惊不已,心说这个戴面具的人,论修为

,已经超越了自己的师尊。

“怪不得他指点阿蒙几下,阿蒙就如同脱胎换骨一样,原来他竟如此的厉害!真是走眼了!”骏生心境之时,却感觉自己的手被人给握住了,他侧目一看,握住他手的,竟然是高北王周齐,就见周齐眼睛瞪得和鸽子一样,嘴巴动动,却说不出话来。

“殿下,你怎么了?”骏生讶异。

“骏师叔,我回头一定要再见他一次!”周齐可是明白,似江余这样的强者,会给他高北王带来多大的助益。

不说这些人如何惊叹江余忽然的爆发,江余一招,横扫全场,似飓风过境一般,干掉了何道元全部的分身后,江余身形一闪,剑一横,已经顶在了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何道元的脖颈之上。此时的何道元颇为凄惨,全身被江余的剑气贯穿了不知道多少个窟窿,若不是他有沧海境的修为,恐怕现在就已经死了。

看着倒地的何道元,江余持剑冷声道:““一个人打不过我,分散了自己的力量,就可以赢我了么?太天真了!”

何道元听了这话,眼睛翻了翻,道:“技不如人,甘拜下风。”

“看你修行也不易,算了!”江余收剑,没有取何道元性命,因为胜负已分。而且以何道元的受伤程度,保住命已经是侥幸,若想恢复,没个十年八年,想都别想了。

江余刚要飞回自己的座位去,却见天极剑宗的弟子过来抬人下去,而云清对着自己飞了下来。显然是为他而来。

漳州治疗早泄费用
吉安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四平性病医院排名
漳州治疗早泄医院
吉安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