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灵神传说 第一百二十一章 角都铭丰

发布时间:2019-09-25 20:21:08

灵神传说 第一百二十一章 角都铭丰

秋明枫走在大街上.这里的人都在谈论着同一件事.就是角都家的年轻天才要和外地的神秘人物比斗.秋明枫闲來无事.找了个茶楼坐下.听着这些人说着自己的事.

“喂.你们听说了吗.角都家放出消息.要挑出两位最强的年轻天才和别人比斗.”

“且.现在除了那些闭关不出的人.谁不知道这件事.我告诉你啊.我不仅知道这件事.还知道角都家其中的一个对手是谁.”之前那个人旁边的一个大汉不屑道.

“咦.这位同道既然了解此事.可否与我等说道说道.小二.上两道好菜给这位道兄.”这时.一个锦衣青年开口.对那个汉子道.

“好说好说.”那个汉子见那个青年这么上道.满脸笑意.应道.

拿起筷子.夹起菜.边嚼边说:“那两个人呐.其中一人叫做劫开.嘿嘿.姓劫.各位可还记得当初的劫家.”

“劫家.说到这个我有点印象.他们似乎也是一个大族.族中有数位化生境霸主坐镇.后來因为某些原因得罪了角都家.角都家先后出动了三波人对付劫家.一波比一波强大.将劫家给灭了.”这时又一个修士开口.

“这位道兄说得对.咱们这位劫开就是当初劫家逃过一劫的少主.不久前被角都家一些见不得光的货色发现.于是就起了冲突.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成了现在的这种局面.”那个汉子捻起一壶酒.喝了一口.继续道.“另一个人是谁.我不知道.不过想來将局面搞成这样.应该有他的份吧.”

秋明枫顿了顿.有点奇怪地看了那个汉子一眼.那个汉子刚才那句话无疑有骂角都家的意思.不过说得很好.只是用了“一些见不得光的货色”吧很多人给排除.倒不算是把角都家整个给得罪了.毕竟要是找他麻烦不就说明了自己就是那“一些”吗.不过在这种地方说这种话本身就有些问題.想起之前劫开说得朋友.秋明枫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又瞟了眼其他人.就如沒事人一样.继续听起了他们讲故事.

“这位道兄.请问下.你旁边有同道吗.”这时一个年轻人走了进來.所有人都盯着他.他却像个沒事人一样.來到秋明枫面前.微笑道.

秋明枫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瞄到了他腰间的一块玉佩.有点惊讶.因为那件事.他也大概了解了一下角都家的事情.那块玉佩是角都家的核心弟子才会可以佩戴的东西.这件事也不是什么秘密.显然这座茶楼的其他修士也知道.所以他进來的时候才会都盯着他.

“沒有人.请便.”秋明枫又低下了头.随意道.

“呵呵.”

这个年轻人笑了笑.不客气地在秋明枫旁边坐了下來.而秋明枫却沒有继续理会他.这座茶楼目前还有一些空位.有些桌子一个人都沒有.面前这个人明显就是來找他的.晾一晾他.还是秋明枫很乐意做的事.而这个年轻人对秋明枫的冷淡态度也不是很在意.他笑了笑.道:“自我介绍一下.在下角都铭丰.”

“噗.”秋明枫刚咽下去的茶水顿时喷了出來.一拍桌子站了起來.瞪大眼睛对角都铭丰道.“你说你叫什么.”

“不好意思.秋兄沒有听错.在下的确跟你同名.”角都铭丰似乎对秋明枫的反应和很满意.脸上流出一些得意.

“不过秋兄放心.我们这铭丰是完全不同的.”角都铭丰继续道.

秋明枫盯着角都铭丰那张春风洋溢的脸.恨不得直接一巴掌拍过去.但还是坐了下來.冷笑一声.道:“找我有什么事.”

“也沒什么事.就是來看看我的对手.刚听到秋兄的名字的时候.在下就觉得和秋兄很缘啊.”

“哼.你一个男的长得再白也变不成娘们.很你有缘顶屁用.”秋明枫冷哼一声.

角都铭丰闻言.脸上的笑容一僵.冷冷道:“怎么.堂堂秋家的大少爷就是这种人吗.”

“我想你搞错了.我可不是什么秋家的大少爷.事实上可以说秋家的一个少爷在我手上玩完.至于我什么德行.不好意思.小爷就这种德行.”秋明枫吹了一声口哨.脚往桌子上一架.一副无赖的模样道.

“诶.看到了沒有.角都铭丰.就是角度家选出的两个人之一.”这时有人小声道.尽管如此.在场之人都是修行之人.也听得一清二楚.

“既然如此.那他旁边的人就是和他打的人咯.是那个劫开吗.”

“不是.是另一个人.刚才那个角都家的人不是说他是秋家人吗.”

“秋家啊.那是人族的大势力.人族离这里老远了.他们竟然能够渗透过來.实力当真可怕啊.”

……

周围的人都在对自己指指点点.而作为当事人的秋明枫和角都铭丰都像沒事人一样.一个眼观鼻.鼻观心;一个翘着二郎腿.闭眼哼着小调.而外面的一伙人则越说越过.开始说起两人这边的坏话.一个是当地的大势力.平时沒少抢占资源.一个是外來者.在他们眼里就是赚他们的钱.此时自然是大有苦怨可报.

过了一会儿.秋明枫睁开一只眼睛.瞥着角都铭丰.道:“他们在你面前说你们家的坏话.这你都能忍.”

“一开始是不能忍.后來见过了是非不明的人.慢慢的就能忍了.”角都铭丰淡淡道.“而且这些人里面应该有针对我们家的.要是不能忍可不就正中他们下怀.”

“呀.”秋明枫对角都铭丰说出这样的话有点惊讶.对他竖起了一根大拇指.道.“看不出啊.你还是个明事理的人.”

“如果不明事理有怎么敢跟秋兄对上.要知道.老祖宗当初亲眼见过你.对于秋兄体内难以掩饰的浑厚气息清楚的很.”

“浑厚.我这不是出了毛病吗.”秋明枫自嘲道.

角都铭丰站了起來.道:“秋兄如今我们也见过了.对于秋兄.在下的印象还是不错的.我來这还有一件事就是说比斗的事.这件事会在夜寒界关闭之后开始.”

角都铭丰转身离去.他的声音继续回荡在茶楼:“当初劫家的那件事沒有那么简单.”

茶楼所有的声音在角都铭丰站起來的时候都消失了.这时一人嗤笑一声:“沒那么简单.还不是你们这些大家族的龌蹉事.还能是怎样.”

秋明枫这时重新闭上了眼睛.打了个响指.茶楼一面寂静.不知道这个家伙在闹哪样.什么事都沒有发生.

“不要装作哑巴.反正我走到哪.你们就跟到哪.”秋明枫冷冷道.

“我们并沒有跟着你.这次是因为秋家老祖宗的消息我们才來这里的.”无声无息.一个虚无缥缈的身影出现在茶楼.

秋明枫打了个哈欠.道:“既然知道老祖宗在.你还來干什么.”

那个人影沉默了一会儿.道:“老祖宗在这里谁都盯着.自然不能做得太好.而且.他终究是老祖宗.”

秋明枫一愣.道:“什么意思.”

“沒什么.”那个人影忙改口.

秋明枫皱了皱眉.这个家伙会犯这么明显的错误吗.明显就是在暗示什么.瞪大眼睛盯着那个人影好一会儿.那个人影却沒有再说一句话.秋明枫放弃了.他也想盯着他的眼睛.关键是他看不到那个家伙的眼睛啊.

“得了.沒劲.”秋明枫嘟囔着起身往楼外走去.他沒看到.这里其他人身上都冒出了无数冷汗.浸湿了法衣.而那个人影看到离去后.手淡淡一抹.这里所有人的眼睛在那一瞬间布满了白光.白光消失之后.那个人影就消失了

灵神传说  第一百二十一章 角都铭丰

.而这些人则继续说着话.沒有感到丝毫的异常.

“夜寒界关闭之后.看來这段时间够我孕育水灵了.那时候中和掉火灵引起的弊端.我就又能施展所以的神通了.他娘的.束手束脚这么久.终于要松绑了.”秋明枫在大街上嘟囔着.

“我感觉那个小子不错.”这时小贼开口道.

“是吗.我就不喜欢那家伙一副伪君子的模样.明明心里不舒服.还得憋着.真可怜啊.真可怜.”

“大家族的子弟不都得憋着吗.”

“我难道就不是大家族的子弟.不就……”忽然秋明枫一顿.沒有继续说了.

“你当然不用憋着啊.谁敢让你憋着啊.相对谁发脾气就发脾气不是吗.”

“可是……”秋明枫自嘲了下.沒有继续说下去.

不多久.秋明枫就來到了秋家的那座商行前.远远的就看到了一道zǐ色倩影.吓了一跳.赶紧躲了起來.

“秋明枫.你给本宫死出來.”孟绯烟站在那商行门口叫喊着.旁边是几个商行的伙计.在那一个劲地劝说孟绯烟.而那两个随从对这些伙计怒目相向.让他们一阵心惊胆战.

“娘希匹的.看这情况.今晚我又得出去了.风紧.扯呼.”秋明枫喃喃着.往后退去.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是哪级医院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在哪个位置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到哪儿站下车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网站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路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