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仙狱战神 第二百五十章拜见

发布时间:2019-09-24 17:06:16

仙狱战神 第二百五十章拜见

在外面时,张冲代表的是天卫,那自然是怎么架子大怎么来,这叫天卫的威仪。可是私下里,他却相当客气,把自己当成了姚乐天的兄弟来对待张真阳,这既是给姚乐天做脸也是给自己留人脉,这叫交情。

张真阳见他如此,心里高兴但是却也不敢真跟张冲太随便,表现的既不远也不近,分寸拿捏的很好。因此很快就已经是宾主尽欢,气氛融洽了许多。

同时该给的东西张真阳也是一点也少给,由于姚乐天现在已经是九品天卫,所以给的东西比原定的还要多,不过张真阳却并不心疼,因为他知道现在给的再多也不吃亏,将来总有找补回来的时候。

张冲也没客气,痛痛快快的接下,随即道:“张掌教,你也不用专门留在这里招呼我,有着乐天的这层关系咱们就不算是外人,所以你该怎么忙就怎么忙,现在可是在抢时间,必须得抢在驭兽门的掌门把请帖发出去之前将你们的请帖发出去才行,事关乐天和我们小队的脸面,绝对不能出一丁点的纰漏。”

说到末了一句时,张冲还是不自觉的拿出了天卫的威严来,气势十足。

“张大人只管放心,此事绝不会出错的。”张真阳也早听张冲说了其中的原因,孰轻孰重自然明白,因此道:“您先歇息片刻,我去去就回

仙狱战神  第二百五十章拜见

。”

说着张真阳告退之后便去召集派中所有内门和外门的堂主长老执事等大大小小的首脑,准备发派任务,务必将姚乐天衣锦荣归这件事办的漂漂亮亮、风风光光。

张冲御剑径直闯入内门,早就已经引起了不少至仙派高层的注意,而后他和张真阳在传道峰外的一番对话更是如同插了翅膀似的飞速的在至仙派传扬开来。

整个内门七堂的堂主、长老、执事差不多都已经自发的聚集过来,随时等候张真阳的调遣。

由于很早之前,张真阳就已经做了准备,很多事情也早已经有了筹划,所以此时倒是忙而不乱。只不过由于姚乐天已经是九品天卫这事却是超出了张真阳事先的预料,因此有些布置就有点不够格了,所以不得不临时改变一下。

只不过这些倒是用不着他太操行,自然有下面相应的堂主去管。

真正让张真阳发愁的却是他该带谁一起去迎接姚乐天。

对于外出迎接姚乐天,至仙派上上下下倒是没有谁提出反对意见,也没人会说这是姚乐天在摆谱。因为这原本就是衣锦荣归特有的规矩,每个新晋天卫衣锦荣归时都要其出身的门派或家族的掌门或者家主亲自迎接,以示对天卫的尊重。

至于远迎三百里,在场众人也没什么意见。

虽说看起来他们一个个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却要出迎三百里,着实的有些自降身份的感觉。但是别忘了姚乐天可是出身于至仙派,他有了面子那对于其他门派的震慑力自然就更大,同时门派的影响力也就会更大,与这个相比,个人的荣辱又算的了什么。

更何况出外迎接的人也不会觉得自己去迎接往日门派中一个弟子而丢脸,反倒觉得脸上有光彩,毕竟这种正式的场合,那也不是谁都有资格可以出席的。

说白了,哪怕是外出三百里迎接姚乐天真的是丢脸,也不是随随便便谁都能丢这个脸的,能去就已经算的上是相当有面子的一件事了,起码说明,在整个至仙派高层中你算得上是一号人物。

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内门七堂外加上外门的几个堂的堂主全都争着抢着的要去,并且个个都说的是理直气壮,似乎都有着自己不得不去的理由。

而这些人中,又以内门的炼药堂,战堂和外门的宗事堂的堂主最底气十足。

炼药堂的依据很简单,姚乐天跟陆琪的关系所有人都很清楚,这次姚乐天回来肯定会去看陆琪,自己这个堂主自然是陪同前往的不二人选。

战堂的理由就更硬气了,堂主裘万里很霸气地道:“姚乐天可是我战堂的弟子,当初他去参加天卫选拔还是我亲自送去的,现在他载誉归来我这个堂主不去迎接谁去?”

外门宗事堂也是摆出一副当仁不让的架势,原因很简单,姚乐天的师父黄旭可是宗事堂的十大执事之一呀,以姚乐天对他师父的感情,回来后肯定要去拜见师父,自己这个堂主陪着一起去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张真阳见自己还没说话众人就吵成了一锅粥,他也不禁头疼,最后敲了敲桌子道:“都安静一些,听我把话说完,迎接姚乐天很重要,但是还有一件事情更重要,那就是去派发请帖……”

说着张真阳把从张冲那里听来的事情说了一遍,末了道:“驭兽门的胡损也即将衣锦荣归,而跟他一起回来的是费轻侯,形势会变得很是严峻,天卫的大人们的意思是咱们一定要抢在他们前头把请帖发出去,把气势做足了,到时候姚乐天回来时才会更加风光,咱们至仙派才更有面子,而派发请帖这事比接人更为重要,每个堂一定要选派强手,尽快把请帖发出去,听到没有?”

“听到了。”一众堂主齐声答应。

张真阳点点头道:“派发请帖一事由我来抓总,具体事宜由宗事堂来办,需要到哪个堂时一定要全力配合,至于迎接姚乐天一事,手里没有差使的都可以前往,另外内门弟子中也可以选上几个跟姚乐天关系不错的一同前往,既然是接人,当然要热热闹闹才行,人多些就多些吧。”

“那陆琪呢?”炼药堂的堂主忽然问道。

“她的病情有些不稳定,暂时让她留在派中吧。”张真阳皱了皱眉头,最后道:“希望陆琪能够快点好起来,要不然的话……唉!”

众人闻言也是齐声叹了口气。

“黄旭呢?”外门宗事堂的堂主道:“我怕以黄旭的性子未必愿意出外迎接姚乐天。”

“通知他一下,他若执意不去也就罢了,想必姚乐天不会因此而不高兴的。”张真阳说完道:“诸位,姚乐天衣锦荣归不仅是他的荣耀,更加关系着咱们至仙派能不能借此一举声名远播,压过驭兽门,所以绝对不可轻忽懈怠,要不然我决不轻饶,明白了吗?”

“明白。”

“那就各自去忙吧。”

“遵命。”

至仙派中层和高层动起来时,最下层的弟子们自然也要随之忙碌起来,修剪草木,清扫路面,张灯结彩等等等等,颇有几分齐心协力让整个秦皇山一下子旧貌换新颜的架势。

随即一道道剑光冲天而起,离开至仙派后飞向四面八方,这些基本上都是各堂派出去的精英,其中甚至有不少的执事,奉命将请帖送往至仙派周围方圆数千里之内的各个门派和家族,邀请其掌门或者家主前来观礼。

每个人出发之前都得到了严命,那就算是累吐了血也得赶在驭兽门前头将请帖送到,因此每个人都是争分夺秒,全力催动飞行赶路。

当整个至仙派都因为姚乐天即将衣锦荣归的消息而沸腾起来之时,炼药堂所在的山峰上却是出奇的沉寂。尤其是内院,更是鸦雀无声,就算是偶尔有弟子来往也都是轻手蹑脚,宛如是怕惊动了什么似的。

可就在此时,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和激动的喊声打破了这里的沉寂。

“花长老,花长老……”一个炼药堂的女弟子闯进了花廷芳的庭院。

“安静些。”此时一脸疲惫的花廷芳已经走了出来,蹙着眉头道:“你不知道陆琪正在休息吗?慌慌张张、大呼小叫的像个什么样子?”

“对不起,我知错了。”女弟子连忙告罪,随即又面露喜色地道:“不过我也是因为听到了个好消息所以才有些忘形了。”

“什么好消息?”花廷芳随口问道。此时她真正担心的还是自己徒弟陆琪的身体,其他的她什么都不放在心上。

“听说姚乐天要回来了。”女弟子说道。

“真的?”花廷芳一听这话马上就激动的站了起来,目不转睛的看着面前的女弟子。

“千真万确,送信的天卫大人已经到了,听说各个堂的堂主也都被掌教传去商议迎接姚乐天的事,我还听说姚乐天现在已经是九品天卫了,因此要到三百里外远迎他。”女弟子说道。

听了这个消息,花廷芳只觉得心里一下子就多了些希望,徒弟的病情看来是有救了。

她当然不指望姚乐天能够医治好陆琪的怪病,尽管她知道姚乐天对于炼丹术小有水平但是却并不认为他会比自己还要强,之所以心里激动是因为她知道陆琪的病情除了先天的原因之外,更多的是过于思念姚乐天,以致于忧思成疾,既然姚乐天现在回来了,心病一去,这病自然就能好上一大半。

心中高兴,花廷芳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少见的笑容,就连紧皱的眉头也舒展了不少。

看了那女弟子一眼道:“你有心了,这是赏你的。”

说着手指一弹,一粒丹药落入了女弟子手中。

滁州治疗白斑的医院
六盘水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新疆性病
去济南血管瘤医院怎么坐车
到济南艾玛妇产医院怎么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