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OFweek電子行業今日早報727

发布时间:2019-06-07 18:25:55

  在电子工业领域,中日韩之间隐然存在着 阶梯效应 ,即彼此传承般地学习着垂直整合模式。这一模式自日本发轫,在韩国三星手中发扬光大,成为集大成者,而台湾地区的鸿海也正顺着这一模式发展。

  一定阶段内,三星目前所积累的垂直整合优势几乎无解,这也基本成为业内共识。电子工业从最上游的原料、中段的关键零组件制造、品牌设计、代工再到终端产品、渠道的大产业链中,三星横跨品牌与关键零组件制造两个环节,且都极为强势,由此形成了对上下游其他各环节的优势。

  而日本的電子企業正在日益退守到自己擅長的零部件精密制造、商用市場,日本電工、村田制作所、京瓷等業績就好于原先大力布局消費級市場的各大巨頭。另外,在一些垂直應用領域中,日本企業仍有業界佼佼者,如芯片領域中的瑞薩。

  而厚积薄发的后发优势也许在将来出现在大陆和台湾地区。

  台湾电子工业正与中国大陆逐步结合,事实上,除了先进制造业概念中的芯片业仍被台湾地区当局囿于岛内,零组件制造及代工业主体均已西进 登陆 ,譬如高世代面板线、庞大的代工产能。

  而中国大陆则提供了巨大的产业工人队伍、优秀的人才资源以及庞大的市场。此间,本土垂直整合模式也已冒头,如被称为 小富士康 的比亚迪、TCL、京东方等。

  与日本、韩国的电子企业不同,鸿海起家于零组件代工,故其垂直整合并非从头开始,而是顺着产业链逆向延展。囿于代工基因,它至今无法渗透自有品牌,不敢进行触怒苹果等众多合作伙伴的 自杀式 尝试。不过它仍有空间,即选择布局强势渠道,曲线获得产业链话语权。

  他还更有 串联 中日资源联合抗韩的计划。今年,鸿海入股夏普,正是其获取面板资源、渗透进日本电子产业的布局动作,与此同时,富士康中国投资总部也落户上海,在中国大陆扎根更深。借助强大的代工底盘优势,鸿海正在 串联 中日各自优势的资源,形成联合生态与三星的一家格局对抗。

  鸿海也在制造产业链上做更多渗透。一位知情人士说,郭台铭近期也开始在芯片业做了不少投资,尽管目前仍投在设计领域,但深入 染指 芯片业的图谋早已展现。

  点评:不久前,三星集团董事长李健熙曾发出,坊间多将此解读为源自三星偏科严重。但事实上李健熙的预警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三星自身的忧患意识,同时也提醒这个庞然大物保持内部谦逊。

  ARM与台积电(TSMC)合作,针对FinFET制程技术最佳化下一代64位元ARM核心。这想必让英特尔感觉颇为自得。

  毕竟,这验证了这家晶片巨擘的两位高阶主管──Paul Otellini(欧德宁) 和Brian Krzanich在投资者日(investor day)中所做的演说──英特尔领先最接近的代工竞争厂四年。事实上,台湾的制造商和ARM之间的合作甚至无法预期2015下半年以前能够量产,因此,这个赌注也可能过于乐观。

  现在,英特尔在FinFET发展竞赛中领先所有竞争对手,也再度印证了这个说法。

月经后期病吃什么好
经间期出血吃什么好
更年期痛经的原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