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羽翔幻舞 第184章 冷云天的遭遇

发布时间:2019-10-12 23:00:31

羽翔幻舞 第184章 冷云天的遭遇

“放过谢明,我岳碧儿和风影宗各欠你一个人情!”

那女子转身决然説出了这句话,凭语气看来不像是説笑的。随着女子话音落下,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包括那个舞仙子!

确实,风影宗的名号在帝都可谓是人尽皆知,其地位也是不明而喻的。如果説,这个叫岳碧儿的女子仅説自己欠下天凌一个人情还説得过去。但是她竟然説替风影宗欠下一个人情,就算她是风影宗主的女儿,未免。。。。。。

而且,更有一部分人考虑到,岳碧儿竟然肯用这么大的代价换谢明一条命!结合岳碧儿刚才对谢明説的话,谢明的父亲究竟是何人,竟然能让风影宗卖给他面子,谢明的后台堪比风影宗!

“好!”天凌听到岳碧儿的话根本就没有犹豫下,直接就同意了!“我记得了,岳碧儿,风影宗!”天凌直接就转身,随意往后摆了摆手,穿过人群离开向酒楼走去,冷云天等紧随其后!

“拿着这个!”听到岳碧儿的声音,天凌往上一伸手,头都没有回接到了一个xiǎo巧的玉环,一个翠绿色灵气逼人的玉环。岳碧儿看着天凌的背影冷冷地説:“这是凭证!”

“谢谢,再见了大xiǎo姐!”天凌无所谓地挥了挥手,态度相当嚣张。冷云云对此表示不理解,因为在他心里,天凌一直都是个十分谦逊的少年,和现在的表现完全不相符。而恒炎则是皱了皱眉头!

这时候,大多数人心中都是一个想法,“这少年太狂了,虽然有diǎn实力”但是也有人猜到了天凌的心思,暗暗diǎn头!当然,舞仙子许魅琳就是其中之一。

天凌等人在众人的目光中走进了酒楼,岳碧儿没有多説什么,扭头説了一句:“你们两个,把他抬回去!”説完就走,甚至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许久之后,人群才散去。

回到酒楼以后

,在天凌的房间。天凌,天翼,妤婕,恒炎,冷云天,葛xiǎo木五人围坐在桌子旁。除了天翼,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疑问,恒炎的疑问无疑是最大的。这个时候本该是叙旧的时候,却是因为天凌的这一战不得不停下了讨论“战果”!

妤婕率先开口了:“你最后怎么答应的那么干脆?完全不是你的行事作风啊。”

这就是妤婕的疑惑,半年多的朝夕相处,妤婕和天凌共同经历了大大xiǎoxiǎo数十次战斗,她可以説是非常清楚天凌在战斗中的行事作风的。凡是天凌决定的事,是绝对不会轻易改变的,不管对方的权势有多大。而这次,天凌答应的太干脆了!

“当时岳碧儿説的条件,你觉得仅仅只是一个条件吗?”天凌反问道。这一diǎn,除了妤婕,天翼和冷云天都能够想明白,葛xiǎo木不考虑,恒炎就不知道了!

“难道説”妤婕不是傻子,和天凌在一起这么久,基本的推理能力她还是有的,虽然比不上天凌和天翼。

“不错!”天凌diǎndiǎn头,继续説:“那不但是条件,也是威胁!她在告诉我,如果我真的杀了谢明,不但算是全面得罪了风影宗,而且还要迎接谢明背后势力的血腥报复!”

这diǎn就是天凌毫不犹豫直接答应岳碧儿的原因!因为现在他们没有足够的实力承受得罪相当于两个七大宗水平的势力的结果。而不杀谢明,虽然説可能留下了一个很可怕的敌人,但是同时他们能够得到风影宗的人情,也是值得的!

“而我之后之所以表现的那么嚣张,也是一种表态。也可以説是在争夺一个主动权吧!如果我当时态度很客气,难免不被岳碧儿抓住什么细xiǎo的把柄为难我。岳碧儿这个女人,很可怕!她的实力,不会比她的心机低!”

天凌这番话説出来,恒炎和冷云天的问题也算是一并被解决了。首先就是恒炎,他认为天凌完全不应该是那么骄纵的人。冷云天也认为天凌没必要表现的那么嚣张,当然他也猜到了天凌没有説出来的话:“你们风影宗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别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我不会怕你们!”

正事算是説完了,朋友重逢,难免要去吃一顿的,但是介于刚吃过饭,就推到晚上了。

晚上,一家还算挺不错的酒楼里,天凌他们五人定了一个xiǎo包间。噢,不对,还有一只猫!

“不过,你当时不是陪伴xiǎo木他们一起上路吗?你们有没有被那场元晶争夺战波及到?”天凌好奇地看着冷云天,毕竟那简直就是一场浩劫啊!

“元晶争夺战?”冷云天奇怪地反问道,“就是那场千百神魔跨界而来,无数元晶破地而出的乱战吗?”话説到这里,葛xiǎo木听到都忍不住缩了缩脖子,那真的是太可怕了。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车队的人被大地吞噬掉。

天凌回忆起那天的场景,的确如此!“嗯,是那次!”

冷云天长呼了一口气,缓缓説:“怎么可能躲得过,无数强大的神级的攻击,彻底覆盖了方圆千里的范围,而我们当初几乎就在中心地带!”

“那你是怎么逃出来的呢?”妤婕好奇地问道,她当然知道,如果身处高空,完全不会被波及,但是当初冷云天护送着葛xiǎo木的车队,不可能丢下他们独自逃命。

“是哥哥救了我和父亲。”葛xiǎo木插嘴説,但是她的眼神中还是很不安。

“记得当时,我们车队的正在慢慢朝着另一座城池前进,但是突然就像发生了天灾一样,强大的光束从天而降,哥哥慌忙之下一掌推开了一大半人,带着我在内的四五人迅速逃离了那里。”説道这里,葛xiǎo木语气竟然隐隐的有些颤抖,可见但是留给她的印象有多深。

“本来我们以为已经安全了,被哥哥推开的人虽然不少都摔得浑身是血,但是至少活下来了。但是当大地崩开的时候,刺眼的光芒充斥到了我的视线内,一股很恐怖的感觉袭上了我的心头。当时哥哥瞬间就撑开了一个水蓝色的能量防护罩,隔离了那些恐怖的光。但是,我却眼睁睁地看着我们车队没来得及被哥哥保护的那些人,死去的身体重新战了起来,开始厮杀起来,”

“他们残忍地杀死了彼此,然后”葛xiǎo木深吸了口气,“然后我就看到他们的身体慢慢地被分解,最后被那些发光的物体吸收掉。”

这些天凌他们都是知道的,毕竟他们也是亲眼看到了元晶矿将人杀死并吞噬的全过程。那真的是相当恐怖的一幕,现在天凌他们想起来也会感到头皮发麻。

“果然和我的那几个师兄描述的一模一样啊,恐怖诡异的元晶矿!”这时候恒炎突然开口説道。

天凌略微诧异地开口説道:“难道当时各大宗派云集的时候你没有去吗?”

“没有!”恒炎摇摇头説:“本来我们神焰宗确定人员的时候是有我一个的,但是却被我师父阻止了,他不让我去!”

“神焰宗?”冷云天奇怪地看来恒炎一眼,又斜着眼瞟了一下天凌他们。

恒炎奇怪地説:“对啊,有什么不对么?你们怎么一个个听了神焰宗都是一副很吃惊的样子。神焰宗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宗派罢了,并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神!”恒炎的思维还停留在普通人听到七大宗的名号就会敬佩的阶段。

“没事没事!”冷云天阳光一笑,摇了摇头。开玩笑,怎么可以告诉他怎么回事。当初冷云天可是和天凌他们一起杀了神焰宗的几个人,还险些逼死一个神焰宗的外门长老。这些要是让恒炎知道,説不准就会直接拔刀相向。

“好了别説了,听xiǎo木继续説!”妤婕喊了一声,阻止了还想説diǎn什么的两人。众人不再説话,看着葛xiǎo木。

葛xiǎo木整理下思绪接着説:“在那之后,我们几个就在哥哥的能量防护罩里呆着。但是时间拖得久了,哥哥的力量耗费太多,渐渐支持不了那么大的防护罩。所以所以其他的人为了救我和父亲,自己离开了防护罩。”

葛xiǎo木停了会才説:“在之后,哥哥坚持了差不多一天,父亲也伤得很总,无奈之下,哥哥用自己的扇子撑起了防护罩。哥哥用尽所有的力气了画了一个传送阵,带着我和父亲逃离了那片恐怖的大地。但是在我们离开的一瞬间,我看到哥哥的扇子崩碎了。而我们反应过来,已经在一片戈壁中,哥哥则是昏死了过去,足足昏迷了快两个月才醒来。”

葛xiǎo木的话説完了,几个人都沉默了。没有人怀疑为什么冷云天不在第一时间使用传送阵,从他昏迷两个月来看,就可以知道肯定对身体的负担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实在是走投无路了才使用。

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看,在荒无人烟的大戈壁,冷云天昏迷不醒,葛寻重伤,葛xiǎo木一个娇弱的xiǎo姑娘是怎么挺过来的?这么看来,葛xiǎo木绝对值得尊重!

“好了,都过去了,别伤心了。”冷云天看到葛xiǎo木眼睛发红,夹了一块鱼肉给葛xiǎo木放到碗里安慰道,双眼透露着浓浓的疼爱,但是那种眼神,却不是那种意味。

“等等!~”天凌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云天,xiǎo木説的那把扇子是你当初用来战斗的那把蓝色的扇子吗?”

冷云天説:“嗯对啊,现在它应该变成了九根蓝玉签了吧。”説到这里,冷云天竟然阳光地笑了笑,没有一丝颓然。

“是它吗?”説着天凌的手心突然闪现一根xiǎo臂长的蓝玉签。

“竟然是它!”妤婕惊讶道。天凌看了几秒钟也是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这根蓝玉签,正是天凌他们在元晶争夺战之后,在一个山壁中发现的,当时他们也根本看不出来这是什么东西,但是天凌看它不像凡物,就随手丢进了荒元界。若不是今天的谈话,他早已把它遗忘在荒元界!

看到这根蓝玉签,冷云天眼睛一亮:“对!就是它,这是其中的一根!只要找齐了九根,我就有办法让它还原!”

所以,天凌就毫不犹豫还给了冷云天,冷云天也毫不客气地接受。这种情况,却令得恒炎微微皱了皱眉头。

“我听説,后天百万群山会有异物出世,你们会不会去?”这时候恒炎突然説,“各大势力早十几天前就注意到那一带的变化,现在很多人都知道了。”

这一下天凌就来了兴趣:“那肯定很热闹,具体在哪里呢?不过话説我还不知道百万群山的具体位置。”

恒炎摇了摇头:“暂时还不知道,消息封锁的太严重,要在后天才会公布。”

“我也听説了!”冷云天突然説,“据説是这段时间那个地带每日都会出现万道瑞彩,有很强的能量波动。”

“好!那后天一起去吧!碰碰运气,哈哈!”

乐山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温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滁州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乐山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温州治疗妇科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