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玄武裂天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看谁先敲碎对方的骨头

发布时间:2019-12-05 05:30:09

玄武裂天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看谁先敲碎对方的骨头

在场的观者,有几位一看情况不妙,恐遭池鱼之秧,便欲想速速离去,殊不知,刚一抬腿,便见眼前精光一闪,人人几乎同时伸手捂住脖子,有血从指缝中汩汩溢出,纷纷身体一软,斜斜地倒了下去。

这些所谓的大人物,在她的眼里就是一堆渣,没人再敢生出离去之心,大殿的门也同时被轰然关闭,这里将会变成人间修罗埸。

紫梦蝶的身后立着数十名紫甲亲卫,每一个都是气息内敛的生死境高阶强者,而陆随风这一方不过四人之数,表面看来只须一涌而上,倾刻之间,便可将对方一举斩尽杀绝。

但,紫梦蝶,这个妖娆霸绝的女人,绝非看上去的这般简单,紫薇峰的掌上明珠又岂会是一个等闲之辈,至少在陆随风的眼中看到的却不仅仅是这些。因为,在关闭大门的那一瞬,有一道人影飞速地掠了出去。

照说,按眼前的情势而言,对方可以说是佔尽了优势,何必派人前去搬取援兵?岂非多此一举。足见这紫梦蝶虽在极度的震怒中,却仍能守住方寸,保持着应有的冷静和清明。沒人知道她察觉意识到了什么?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她不会让对方有一个人活着离开这里。

或许是见到陆随风和三女的表现太淡定从容了,令她的心中生出了一种莫名的危机感,或是女人特殊的直觉让她嗅到了一絲十分危险的信号。

"你等若是自行了断,或可获得一俱全尸。否则……"紫梦蝶身后的一个四十出头的紫甲彪悍男子,杀气森然地指着陆随风几人,一脸轻蔑地冷哼道,在他眼看到的仿佛巳是几具死尸。

"你不说大话,虽然不是个东西,却还能苟延的好好活着。"紫燕指着滑落一地的内脏;"你不会是急着想去步他的后尘吧?你若不信,大可一试便知!"

"阁主!让我去为十七弟复仇!"彪悍男子一脸悲愤地出声道。

紫梦蝶沉吟了一下,点点头;"去吧!千万别轻敌,这些人绝不像表面上看去的那么简单,主要是摸摸他们的底,有机会尽管斩了就是。"

"小子滚出来!"彪悍男子跨步排众而出,杀气凛然地指着悠悠转醒过来的陆随风;"你放心!不会让你死得很快,我会敲碎你身上的每一根骨头。"

"就凭你这样的货色,还没资格让我家少爷出手。"慕容轻水冷哼一声,莲步轻移的走了出来;"你我不妨赌一把,看谁先敲碎对方的骨头,让对方生不如死。"

"找死!"彪悍男子一声怒喝,身形微动间,只见银光一闪,他的体外骤然弥漫出絲絲缕缕的银色絲线,如雨般的朝着慕容轻水倾泄而去,所经之处的地面被切割出道道细微的裂缝。

整个身躯同时随之往前一倾,几乎贴着地面掠出,双方之间的距离在飞速地缩短,相距五米,右手曲指一弹;霸王飞星指!

一指点出宛若流星逐月,身后同时浮现一尊气势霸绝的王者虚影,睥睨天下的点出一指,一前一后,两道指芒劲气似若流光星绽射,一虚一实,其利如锋,皆能透壁破石。

慕容轻水精致的嘴角微微上掦,竖指为剑,虚空划出两束晶莹流光,形成一道十字枷锁,撞击在对方射来的指芒上。噗!磅礴凌厉的指风一触之下,双双瞬间溃散开来,劲气四溢。

彪悍男子一声冷哼,身体斜斜飘移开去,两手十指同时连连弹出,幻化出数十道指芒流光,一道道银色流星,如同璀璨星光弥漫绽射开来,充斥着无比绚丽的杀机。

飘渺碎星!慕容轻水的娇躯冉冉升空,同样屈指连弹,一缕缕晶莹的冰絲从指端奔射而出,冰絲,银星不断地缠绕碰撞,拼了个旗鼓相当,一道道色彩纷呈的流光破碎炸裂开来。

君临天下!彪悍男子指法一变,双掌合什,万念归一,双掌指尖喷射出一颗宛若巨岩般的陨石流星,攻击的面积十分庞大,令人一时间根本无法闪避。

慕容轻水人在半空,青絲飞扬,如雪的裙衫飘飘,看上去没一点想要闪躲的觉悟,手指尖凝聚出一朵紫莲,旋转着划出一道美仑美奂的弧线,一下切入陨石流星之中,紫莲迅速地扩展漫延开来。肉眼可见,庞大的陨石流星逐渐龟裂分崩开来。

紫莲旋转的余势未尽,直朝着彪悍男子的立身之处飙飞过去,彪悍男子惊觉时,眼底已倒映出一片紫色的光华。

指天画地!彪悍男子却是惊而不乱,食中二指劲气喷薄,仿佛扯动着万斤之力,在身前的周边缓缓地划出了一圈,一层空间波纹屏障阻挡住旋转紫莲的推进。

嗤嗤!紫莲旋转的速度突然倍增,一点点的切割着刚形成波纹屏障,裂缝处光滑柔和,如同精心打磨过的一般。

唯有退,再退!紫莲仿佛拥有灵性般地朝对方紧追不舍,彪悍男子飞退的同时,深吸一口气,体内的元力似如开了闸的洪水,汹涌沸腾地凝聚于指端之上,散发出一抹?笼幽暗的星光。

王者无极指!彪悍男子的这一指蓄含了九成的元力,无极星光爆射而出,破碎紫莲的同时,星光仿佛化着无数银色絲线,一下将慕容轻水牢牢束缚住,死命地牵引拉扯过去。

慕容轻水的脸上闪过一抹冷笑,像是无视于这些絲线束缚拉扯;"你真的很蠢!直到现在都不知道我的真实修为境界,所以……"说话间,一道晶莹的剑气已从指尖奔射而出,如果说别人的指芒剑气像金属般凌厉,那慕容轻水的指芒剑气就是钻石,无坚不摧。

无极星光指像是无法承载这道晶莹剑气的切割,噗嗤一声,像是漏了气的球体一般;絲絲缕缕的元力劲气顿时宣泄四溢开来。

双方电光火石的交锋,乍看上去似乎旗鼓相当,但落在紫梦蝶的眼中却禁不住为之动容,她对自己这个亲卫的实力修为知之甚详,至始自终都是他在主动发起迅猛的攻击,可谓是占尽了先机和气势。然而,就在这样的情形下,竟是絲毫没佔到一点上风,甚至连对方的一片衣角都未沾上,还几次险些被对方所创。

由此证明自己之前的直觉和顾忌并非空穴来风,这种极度的危险感觉,让她没有冲动地让众亲卫一涌而上。她在暗自揣摩着,这一男三女者突然出现紫梦阁,绝非偶然,定是有为而来。必须尽量拖延时间,等待援助到来。

彪悍男子经过一番交锋,知道对方修为绝不在自己之下。但,还没到不可匹敌的程度,眼中闪过慑人的精芒,脚掌一跺地,澎湃的银光溅射开来。

杀天指!漫空的银光中透出一束腥红如血的光柱,充满着毁灭,破杀一切的死亡气息,流星箭矢般的朝着慕容轻水奔袭而去。

一道血色的光柱,直朝着慕容轻水的眉心处惊电般而去,肉眼清晰可见地穿透了对方的脑骨。噗!一蓬血雾迸发开来,没人会怀疑一个头颅被轰爆的人,还会拥有一点生机。

就连一直揪着心的紫梦蝶见状,也不由深深地吐了口气,看来对方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强大,照此情形,单凭自己现有的优势实力,便可将眼前的这群人一举杀,为死去的亲卫复仇。

嘶!就在紫梦蝶走神思索的刹那,身边传出一片倒吸气的声响。

这怎么可能?所有人的眼中同时透出不可思议的神情,彪悍男子的嘴角刚浮起一抹残忍的笑意,忽觉脑后头皮一阵发麻,似有一束劲气袭来,想都未及多想,整个身躯下意识地朝前一倾,贴着地面飞掠出去。稍迟一秒片刻,只怕脑颅炸裂的便会是他自己了。

残影!彪悍男子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击碎的,只不过是对方的一俱残影而已,这未免也太真实了。

双方各发一指偷袭,彼此间的身形险象环生的交错换位,十米之外,冲天的杀意从两人身上迸发而出,无声的碰撞,凛然的杀气相互冲击,空间的气流倒卷反流,势若潮汐奔涌,至令二人的长衫衣裙被劲力掀得猎猎作响,仿佛要乘风归去。

呛!彪悍男子的手中握住一把刀,长刀出鞘,数百道银光绽射,漫空仿佛变成一片银色的海洋。眨眼间,骤然化着一道又一道丈余长的银色刀芒,悬浮在周身上下,似若一柄柄护卫的刀器

足有十道银色刀芒在他的周身外环绕流转,充满了锐利的锋芒杀气,守则固若金汤,攻则雷电万倾。

慕容轻水的星眸微微收缩,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以刀阵御敌。从回旋流转的刀阵中感觉到惊人的磅礴杀气,令对方的实力气势一下增添了数倍。

"能死在这招"裂天杀阵"下,绝对不冤。"彪悍男子此刻的音调含着金铁般的铿锵之声,仿佛能割裂人的肌肤,令人头皮生寒发麻。

"裂天杀阵,名字倒也十分贴切,只不知威力如何?"慕容轻水的全身透出絲絲冷冽的寒气,周周的温度仿佛一下降低了几度,说出来的话也似若严冬飞雪般冷浸骨髓。

儿童感冒药
小孩感冒怎么办
宝宝消化不良怎么止吐
小孩便秘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