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我的魔法时代 26.林中的狩猎(中)

发布时间:2020-01-16 20:08:13

我的魔法时代 26.林中的狩猎(中)

对于这支远征军来说,枯燥乏味的行军已经变成了一次野外的狩猎行动。在没有与北风军团游骑兵们取得联系之前,大部队是不敢擅自闯进那些游骑兵负责防守的防线的,因此远征军在经过马斯小镇之后,穿越了大片的金苹果园,路过盛产麦粉的小镇费康,就在费康以南的段口山一带驻扎下来。

斯塔斯学院的学生军在整支队伍的右侧翼,当进入段口山的橡树林范围之后,就立刻有命令传下来扎营。至此,我们的队伍已经正式进入野外地区,这里的森林平时罕有人至,林中经常有一些大型的野兽出没,这里是一些猎人们狩猎以及学院生夏季野外历练的天堂,段口山一带很少有魔兽出没,最多也只有一些大型的食肉野兽,如棕熊、野猪、猞猁。

段口山这一带虽然山林茂密,却并没有任何的危险性,所以为了能够尽快的捕猎到野味,艾伯特提出来两三人的小团队分散捕猎,目标就是那些丛林中的山鸡、野兔、獐子、狍子一类没有任何危险的小兽,据伊夫力说,去年夏季斯塔斯学院举行的野外历练就是在这一带举行的,整个学校里的高年级学生在这儿足足呆了大半个月,最大的收获竟然只有一只棕熊。

还好艾伯特和伊夫力的性格都非常随和,艾伯特这个人总有些来至富裕家庭的优越感,他的动作里总是效仿一些贵族们的习惯,不过人却并不讨厌,虽然接近我,其中不乏有讨好莱恩特的目的,但是我还能够接受。

而伊夫力干脆就是个鲁莽少年,自以为拥有了一身强壮的肌肉,一切问题都可以用蛮力解决。不过伊夫力虽然鲁莽了一点,但却不傻,说话有点直接,对朋友倒是很有耐心。也非常憨厚。我们走得有些累了,就坐在一根干燥并且裸露在外的橡树树根上休息。

“嘉,你也快要到上学的年龄了吧!”伊夫力向我问道。

茂密的树林连成一片,阳光很难直接照射进来。经年累月不断有叶子从树上落下来,堆积在林地里慢慢腐烂,林子里的土地显得很松软,就像一层厚厚的地毯一样。我从腰间取下水壶,拔出软木塞喝了一口水。才说:“下个月就参加觉醒仪式,然后就回去上学!”

“那你也来斯塔斯学院吧,到时候我们就是校友,以后还可以一起参加学校里的野外历练,斯坦斯学院里走出来的战士,武技都很不错的,在埃尔城的冒险团公会里也非常有口碑。”伊夫力掏出一块抹布,仔细的擦拭拳套上面的露水,见我好奇的看过来,就解释道:“这树林子里有点潮湿。呆久了武器上就会沾满露水,如果不及时擦掉,拳套很容易就会生锈,如果处理的不及时,很减少拳套的使用寿命的。”

艾伯特这个人心思比较细腻,见我第一时间没有爽快的答应下来,就好奇的问:“怎么,不想来斯塔斯学院吗?莱恩特老师和特雷西都在这儿,你还想要去哪儿?斯坦斯学院可以说是埃尔城数一数二的学院了!”

“如果没有意外,我会去埃尔城战争学院!”我平静地说道。

“喔!那是个好学校。只不过每年整个埃尔城几万新生都挤破头想进里面学习,最后只收一千多人,据说非常难考的。嘉,你要有心理准备!”伊夫力直接说道。

艾伯特却是有些了然。然后用胳膊肘捅了捅伊夫力,才说道:“吉嘉可是莱恩特老师的儿子,自然从小就练习剑术吧,应该非常有希望考上战争学院的!”

“不过,话说回来,怎么没看见你的佩剑?只有这样一把简单的骨质匕首。看起来这应该是一颗野兽的牙齿吧,看起来很锋利?”艾伯特打量着我腰间的狼牙匕首,好奇的问道。

我也没有任何隐瞒,直接说:“这是一颗风狼的犬齿,很锋利,我姐姐送我的!”

我口中说的姐姐是果果姐,他们两个以为我说的是特雷西,有些惊讶地说:“特雷西还居然能存够钱购买这样一把拉风的骨质武器,真是改变了很多啊!”

虽然知道他们误会了,我也没想辩解,也不能说其实我是想去埃尔城战争学院里的初级魔法学院,几乎格林帝国里所有的孩子都想成为一个魔法师,不过只有受到幸运女神眷顾的孩子,才会在魔法觉醒仪式上,觉醒自己的魔法池,成为一个魔法师贵族。格林帝国的居民们认为这属于神的恩赐。所以几乎所有的孩子都会参见魔法觉醒仪式,但是所有的孩子的心里多有另外的打算,就是没能够觉醒魔法池的话,选择就读哪所学校。毫无疑问,战争学院是整个埃尔城最好的学院,但是战争学院也是出了名的难考。

艾伯特听说我要准备考战争学院,以为是我受到了莱恩特的影响,从小就受到系统的训练,才有实力考进战争学院的初级战士学院。

我的魔法感知力已经非常的敏感,这样也间接的把我其他五种感观的敏锐度有了小幅的提升,就是我比一般的人看得更远,能够听见更加细微的声音。此时,就有一种极其轻微的响声传进我的耳朵里,那是小兽轻盈的爪子踩在枯树枝叶上,树枝被踩断的清脆响声,我立刻停了下来,凭我的经验这是一只肥兔子,而且应该是刚好从洞穴里钻出来。

他们两个见到我忽然间表情定格,聚精会神的侧耳聆听,有些奇怪,刚要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连忙将手指放在嘴唇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向我们左侧指了指,他们两个立刻会意,纷纷小心翼翼的站起身,猫着腰、缓抬脚、轻落足绕到左前方的一棵橡树后面,探出头仔细的寻找。

果然在前面不远处的一小丛灌木的后面,一只浑身土黄色的兔子小心翼翼地将头探出来,嘴唇上的几根胡须不停地抖动,嗅着四周的味道,它的目光看向十米外的那两棵嫩绿的野萝卜上,这时候的野萝卜只是刚刚长出几片新叶子,根茎上还没有萝卜。不过野萝卜叶子味道味苦,叶片的背面带有一点儿细细的茸毛,是很多野兔喜欢吃食物。

一看见猎物,艾伯特和伊夫力都显得非常激动。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艾伯特悄悄地拉开猎弓,瞄准刚刚探出脑袋的兔子,“嗖”的一声,羽箭脱弦而出。那兔子却也不笨,听见了有尖锐的破空响声,竟然猛地缩回脑袋,想要钻回洞穴里。

我单看那支羽箭的落点,就已经明白这支羽箭算是落空了。而且怕是连野兔的毛都沾不到。果不其然,羽箭贴着野兔后背飞过去,钉在灌木丛的树枝上,带出来一捧嫩绿的圆形叶子,之后去势未消,又直接插进了林间的草地上。

艾伯特懊恼的用拳头锤击了一下身边的树干。叹息地说道:“哎呀,空了!”

“就差一点儿!”一旁的伊夫力也十分惋惜地说。

我心想:这哪里是差一点点儿,这要不是那兔子不转身往回跑,恐怕那支羽箭连兔子的毛都刮不到吧。不过既然只是狩猎这些小兽,我也就没有出手的想法,反而是跟在在他们的身后,偶尔为他们提供一下小兽的方位,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们还遇见了一只躲在树上的果子狸,不过还是被艾伦特吓跑了。

一直在林子里游荡了很久。才终于在一个池塘边儿射到五只野鸭子。

有了收获的艾伦特和伊夫力非常的开心,两个人每人都有所斩获,将野鸭子挂在腰带上,兴高采烈的向营地里方向往回走。然后开始讨论其他小队是不是也有收获,不过总的来说,野鸭子炖榛蘑算是有着落了。

“听特雷西说,你的厨艺很棒?”

聊着聊着,话题又扯到我的身上,伊夫力扭头问我。他说话显得自然多了,看起来我在适当的时候,提供了几次猎物的方位,在他们两个人当中赢得一定的好感,这时候的伊夫力说话就显得随意多了,他咧开大嘴问我。

我点点头,说:“在家的时候,我经常帮着芬妮制作晚餐,我会做美味的奶油蘑菇汤!”

“那样说的话,野鸭子蘑菇汤,你也没什么问题吧?我们这些人之中,没有谁会干这个活儿,要是吃烤的,或许我还能帮上忙!”伊夫力瓮声瓮气地说道。

格林帝国的男人们并不喜欢下厨,就像那些女人们不喜欢战争一样,他们认为做饭,洗衣服就是女人做的活,我倒不觉得下厨有什么丢脸的,便将这事儿欣然答应下来。不过艾伦特有些犹豫地说:“也许我们该邀请几个女孩子,这样我们就不用做饭了。”

我们三人一边聊天,一边往回走,穿过了一片茂密的林地之后,就已经可以看到远征军在不远处的山坡上插的旗帜了,我们开始讨论如何将这五只野鸭子做成美味的食物,沿着小路在山腰的岩石旁边的小路向左转。就在这时候,我们忽然发现对面走过来一支数人组成的小队,为首的那个年轻而英俊的少年正是雷昂,穿着一身儿普通羊皮轻甲,手里拎着一张硬木猎弓,正和身边的两位女孩儿低头闲聊,其中一个女孩儿正是特雷西,后面还跟着几位看起来很眼熟的少年。这些人也没想到我们三个人忽然之间就从岩石后面走出来,吓了一跳。

“吉嘉,你怎么在这!”人群中立刻就有人认出我来,我也想起了那个说话的家伙正是莱恩特的学生,昨天他还送给我两块儿蜂蜜小饼干,味道还可以。

我有些无语的看着特雷西,明知道大家见了面就会非常尴尬,干嘛还非要走到一起来?

而此时的雷昂,更像是一位获胜的骑士,微微向上翘起下巴,高傲地向我这边扫视过来,他微微上扬的嘴角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在我看来那就是一种淡淡地嘲笑。

我认为每个人都可以自由的追求自己的爱情,特雷西的选择并没有错,她在寻找她的所谓的幸福,在每个人的成长过程中,这些事儿都是需要经历的。可是,我看不惯的就是雷昂那副胜利者的姿态,我和特雷西就算是不能在一起,也将会是最亲密的家人,莱恩特与芬妮是我们之间的纽带。可是,如今那个被特雷西所看好的男人,居然是这样一幅痞相,而且他将这样的感情看做是一种炫耀,并且居然还嘲讽我,这是我无法忍受的。

我刚要冲上给他一点小小的教训,身边的艾伦特就已经将手里拎着的野鸭子摔在地上,向前冲了两步,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脚蹬在雷昂的肚子上,嘴里爆出一句:“去你。”

雷昂被艾伦特一脚踹得坐在了地上,一时间不知所措看着艾伦特。

“艾伦特,你干什么,你凭什么欺负人!”特雷西第一时间冲上来,单手按在腰间的细剑手柄上,用身体拦住了艾伦特,气冲冲地质问他。

艾伦特直接吸了一口气,往后退了两步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地上的野鸭子捡起来,这过程之中没说一句话,雷昂那边的朋友中也没有人敢冲上来,无处发泄怒火的艾伦特只是轻轻地用手点了点特雷西,淡淡地说:“别玩得太晚,记得回家!”

然后就路过雷昂身边的时候,又停下来对他说:“别把自己看得太高,就算你过两年能够成为一个真正的骑士,那你也只是个骑士而已。别把自己搞得像臭****一样,走在大街上熟人都不敢和你开口说话,也不要弄得以后走在大街上,总要提防身后有人拿板砖儿拍你,那样活的话,就太累了。我说地这些话,你现在要还是不太懂,你也可以好好想想。”

说完了话,拎着两只野鸭子头都没回的往山下走去。

我知道这时候无论我做什么或说什么,特雷西都是恨透我了。索性就直接连看都不看她,直接在雷昂的身旁走过去。而雷昂好像一时间被艾伦特震慑住,竟然没有做出任何还击的手段,伊夫力拉着我连忙追了上去。

追上时候,伊夫力对艾伦特简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的说:“艾伦特,你刚刚说的那些话,我感觉你就像是讲台上的老师,说的那些话我有点懂,又有点听不懂!”

艾伦特哈哈一笑,才说:“这些话,都是我爸爸拿出来教训我的时候用的,我早就倒背如流了,对雷昂那家伙说说好像也没关系。”

其实对于特雷西我想的非常简单,我今年也要上学了。也会有一些新的朋友,也许也会在某天能遇见一个自己感觉对的女孩儿,到时候我也会像特雷西这样不顾一切去追她,也会为了爱情而疯狂。

所以我对特雷西没有怨恨,我的愤怒只是对于雷昂那家伙,他一开始自己没搞清楚我们三个人之间的关系,那时候他像一只哈巴狗一样想要讨好我,可是后来他清楚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之后,对我产生的怨恨之心,在我面前摆出一副趾高气昂的臭模样,秀自己的优越感。那时候,我就想直接一拳将他打倒。

慢慢地走在橡树林里,思绪如潮。(未完待续。)

阳信县人民医院
广州市白云区第一人民医院
承德癫痫病治疗方法
衡水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天津治疗男科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